花开一季,其艳几何
来源:http://www.jccwf.com/ 点击: 发布时间:2018-07-10 15:16
花开一季,其艳几何 什么是青春?是活力四射的激情?是为爱无悔的痴狂?还是灼灼燃烧的雄心?也许都是,也许又都不是。 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即使哈姆雷特只有一个,他存在于作者的心中,可那又如何?在现有价值体系下,这世上由古至今,所衍生的多少人事,被赋予了新的含义? 曾以为,青春是爱,是痴,是无数个日夜里,苦思不能寐,苦寻未得果的稚嫩与坚持。那无关对错,无关好坏,只是那么一刻,认定了,或是人,或是事,便决定不顾一切的,去将它拥入怀中,不忍放手。 当我回首过往,将那已如浮烟般散去的往事一一聚合起来,深情凝望,无数如梦般的泡影里,色彩斑斓的,记录着岁月里那些美好的点滴和悲楚的哀歌,在或喜或忧中,痛并快乐着。 顺着岁月的长河,一路走来,所思,所想,所念,所弃,皆不过情欲之念想,皆可见年少之轻狂。岁月的雕琢,让自己变成了何般模样?是沧桑了么?是成熟了么?我不知道。我所明了的,唯有那淡淡的一件事,我失去了青春里最重要的东西,亦或是,青春里,最无关紧要的事。 我曾疯过,闹过,只是如今,我再没了激情去纵游于山野,再没了勇气去鹰击长空。我还剩下什么?我思索,却不知,这是否意味着成长。 当我开始计较代价,执着得失,谨言慎行间,我踱着步,迈至镜前,静默观之,除却那一如既往的容貌,熟悉而又陌生。而那皮囊之下的初心,不知不觉,却已然不再炙热,仿若附上冰雪的严寒,在冬日的暖阳下,晶莹剔透,却是不及,北风的凛冽,刺骨逼人。 当我重新审视自己的青葱岁月,不觉可笑,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青春里的活力,是对苍颜白发时候的透支,只是何曾明了,那癫狂过后的颓然,那痴傻背后的心酸。 过去,已然过去,也只能是过去。滚滚涛浪,奔波向前,此乃大势所趋。浪花之下,何人能够驻足观望?生死相依,福祸相守。无论如何,人的一生,都实实的摆在那里,或是沉寂于浪沙之下,不留痕迹。或是名留古史,为人颂扬。只是作为红尘过客,都不过是争渡罢了,用人生为船,以青春为浆,执一叶之扁舟,觅学海之无涯。 什么是青春?青春是一段年岁,敢想,敢拼,敢做。所行之事,或为己身之求索,或为博学之笃行,或谋他人之福祉,皆系于一念之间。若夫存游戏之念,亦未尝不可。人各有志,或不食人间烟火,或游戏红尘,此间无常之事,何以见悔恨之心。 念春秋之更迭,感长夜之未央。 见花开之初艳,忘秋霜之白骨。 及青丝之倌正,叹吾身之白首。